• Menu
  • Menu

[原创]清明就是个活法

非诚勿扰2 于 2018/4/5 17:27:0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中国人说到清明,会很自然想起唐代诗人杜牧的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如果说古往今来,没有一首描写清明的诗有如此的影响力,妇孺皆知,很多人会赞同。说白了,清明是个节气,这个节气很有些古人的智慧,尤其有一点是大家都认可的,即清明这天一般都会有小雨。既使无雨,大多时候也会阴天,因此用“雨纷纷”来形容很贴切。

清明节也是人们祭奠亲人的时候,民间俗称扫墓。关于这个习俗的起源,有很多说法。不管什么说法,都是祭奠已经逝去的人。既然和追思有关,又受到这种特殊天像的影响,这一天人们的心情总是有些压抑。

这些天,附近的马路口总是有些烧纸的。据说烧纸也是有讲究的,最好在十字路口,这里交通顺达通畅,而且每个方向都没有阻碍,传达的所有信息在那个世界的亲人都会感受到。 烧纸就是送纸钱,让那边的亲人可以和我们一样享受改革开放带来的普惠成果。

昨天晚上看见有人在烧纸钱,和媳妇说,我也想买点纸钱,给我姥姥送点去。在我的生命记忆中,对故去的亲人最为留恋的就是她老人家了。这个生于19世纪清末的满族小脚老太太,长相和那位赫赫有名的叶赫那拉氏倒是很相像。别说咱有攀附皇亲国戚的心理,今天即使攀上这位,也没啥实惠可言。

这俩老太太,长得还真挺像……

从我记事起就陪伴我生活,一直到离开这个世界。甚至我到了可以照顾老人的年龄,饮食起居还是由她来负责的。这个很要强的老太太,终生没有给别人带来任何麻烦,走的时候95岁高龄,在自己的房间里静静地睡去。姥姥最终魂归故里,大舅将她的骨灰带回老家,与姥爷进行了合葬。在我的记忆中,姥姥并不是姥爷的第一任妻子,不过姥姥共生育了3个儿子3个女儿,如今这些老人大都已经作古。只剩下我母亲,还有一位近100岁的二舅。

这一代人即使活着,也已步入风烛残年的时光。看到他们的今天,仿佛看到我们每个人的明天。我们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毕竟距那个年代不会久远。想到这些,一切似乎都无所谓了。人生就是这样,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去,什么也带不来,什么也带不走。

最近在看《果壳中的宇宙》,算是《时间简史》的姊妹篇。宇宙之大,如果把地球的70亿人放到一个大磅秤上,总重量加在一起也不过约3亿吨,别说在宇宙中,即使在银河系连一类尘埃都算不上。这么一看,个体的人岂不更是渺小的可怜?

然而在现实社会中,人总是和“黑洞”一样,特别贪婪,疯狂的攫取周围的一切。据说和太阳同等质量的黑洞,其半径只有几英里,然而它的吞噬力却无比惊人,也就是说它的欲壑是永远无法满足的。人的野心也具有黑洞的特点,无穷大。看看那些动辄数以亿计的贪官,再看看那些动辄想为70亿人规划未来的所谓精英们,其心理和行为与黑洞没有区别。

真正看破红尘的人是很少的。偶而有个别人貌似看破红尘,循入佛门,不过是在红尘中碰的头破血流,想在另一个世界寻找慰藉而已。凡夫俗子都不要把自己打扮成伟人的心态,扮成耶稣的模样,动辄去解放全人类,说白了连自己的欲望都没有解放。

人最终是要靠自己解放自己,靠别人来解放,另一种说法就是把幸福寄托在救世主身上,多半是终生为别人聚敛财富而灰头土脸的忙活。我们天天高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可现实生活中,一些人专门喜欢解救别人,一些人又特别喜欢帮助这些人解救别人,不可思议的,还有一些人特别喜欢让别人解救……

为什么“清明时节雨纷纷”,就是要把人洗刷得清醒,然后让人活的明白。所以,清明就是个活法,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