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 Menu

「你還活著?」51歲罹末期前列腺癌 靠食療多活14年

「你還活著真不可思議!」連醫生都驚訝的癌症末期宣告

料理的工作幾乎都是站著進行,腰痛、腳痠、身體某處感到痠痛,對我們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所以鎖骨左邊有點疼痛的時候,我也不疑有異,只覺得:「昨天是不是抬了什麼重物?」 有一天,我在店裡工作的時候,腰部突然感受到劇痛。平常腰痛的時候,只要改變身體的方向或動作,多少都會有所改善,但那次卻不管用,痛得讓人受不了。最後我被救護車送到醫院,這是2003年初夏的事,當時我51歲。

經過醫生診斷,我得的是末期(第四期)的前列腺癌。

前列腺癌惡化後容易轉移到骨骼,因此我也接受了骨骼造影檢查。這種檢查的原理是在體內注射特殊的放射性物質,然後捕捉身體放出的放射線,形成影像。受到癌細胞轉移的骨頭,在影像中會呈現黑色。結果我的脊髓有三處變黑,左鎖骨、左鼠蹊部的淋巴結也都呈現清楚的黑色。

「惡化到這個地步,你怎麼可能還活著?這種情況下死了也不奇怪。」連醫生看了我的病情也大吃一驚,嚴重程度和一般患者「還有幾個月可活」的情況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前列腺癌又被稱為沉默的殺手,初期幾乎沒有任何症狀。但是回想起來,在診斷出癌症約一年之前,我好像就覺得腿部浮腫、腰痛的情況變得比以前更嚴重了。鎖骨疼痛也是因為癌細胞轉移的關係吧。此外我還想起,五年前開始,我就有漏尿的問題。當時雖然覺得奇怪,但常聽說上了年紀的男性難免會遇到類似的問題,所以我只解釋為自己年紀到了,並不以為意。也就是說,在診斷出癌症之前,我身上其實已經出現病變的前兆了。

但是那時我身為店長,必須處理餐廳裡的大小事務,每天都忙得無暇關心自己的身體狀況。

何況我從以前開始就討厭醫院,也不喜歡看醫生。

我不僅對定期健檢、全身健檢毫無興趣,甚至常常鞭策自己:只有精神委靡、缺乏毅力的人,才會把「好痛」、「好累」、「好想休息」這種沒志氣的話掛在嘴邊。所以對我來說,根本不可能早期發現、早期治療。

抽菸、喝酒、暴飲暴食……反省自己充滿「毒物」的惡劣生活習慣

發現自己罹癌,大多數人的反應是憤怒、怨嘆:「為什麼偏偏是我?」「為什麼我會得癌症?」但我卻不然。

當然,罹癌的消息還是令我非常震驚,畢竟發現時已是癌症末期,而且癌細胞還已經轉移到好幾個地方了……但是我絲毫不覺得「為什麼得了癌症的偏偏是我」,因為生活中我能想到的致癌原因實在太多了。

我在此之前的生活型態,說是朝著癌症低頭猛衝也不為過,生活中的一切全都是致癌因子。

例如我從年輕時便開始大量飲酒,是個大菸槍,而且還酷愛垃圾食物;我會在半夜暴飲暴食,不僅熬夜,還在睡前吃東西等等,惡習簡直多得不勝枚舉。我喝威士忌不加水,直接整瓶拿起來灌,而且不配下酒菜墊胃。香菸從年紀輕輕開始,每天抽掉一整盒。真是太亂來了。

我還在當料理學徒累積實力的時期,幾乎沒有午休時間,我們往往直接坐在餐廳後門外牆的鐵樓梯上,只花幾分鐘迅速扒完伙食配給的咖哩飯。這時給身體造成負擔的日子也不少。

我嗜吃甜食,過去從不節制,放任自己愛吃多少就吃多少。

例如日本中村屋著名的花林糖,我一口氣可以吃完一整袋。羊羹也是,拿著一整條就往嘴裡塞,像惠方卷一樣大口大口吃。明治的巧克力板,我一次最少可以吃掉三片。

說到巧克力,還有一種用鐵鎚隔著袋子,把厚巧克力板敲成碎塊狀食用的「碎塊巧克力」我也很喜歡。有天夜裡醒來,我突然很想吃這種巧克力,於是在半夢半醒之間爬到冰箱,拿出珍藏的巧克力碎塊放到嘴裡,馬上躲回棉被裡。我還沒睡多久,便開始痛苦地掙扎:「好、好難受!」原來是巧克力太大塊,來不及在嘴裡融化,才害我睡到一半噎到了。好蠢啊。

就連在咖啡廳和人談話的時候,我都會拿糖罐裡的方糖來吃。可想而知,我攝取的甜食已經多到難以想像了。

我的惡習也不僅止於「飲食」方面。

在餐飲業一路走來,我經歷過各種壓力,也有不少難言之苦。

有好幾次,我甚至起了輕生的念頭。儘管知道壓力過大會降低身體的免疫力,但是調適心情並沒有那麼容易。

我的致癌原因不是一兩個壞習慣,而是生活整體都有問題。長期持續的惡劣習慣、充滿毒物的生活,這些因素想必都和癌症有直接的關聯。

我是廚師。對了!可以用食療法治病!

我放棄了在醫院治療癌症這條路,終於放開了情急之下緊抓在手中的救命稻草。

不過,我心裡卻不怎麼焦慮、不安。

走到這個地步,只能靠自己了。自己的命自己救!

我有的是幹勁,但是具體而言,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

在我左思右想的時候,野地裡的草木映入眼簾。

草木和人一樣,都是地球上的生命。人類和隨處生長的植物,究竟有什麼不同呢?

也許是因為自己的身體被迫面臨生死一線間的危機,所以我的思考方式也充滿了哲學味。

植物從種子抽出嫩芽,在原地動也不動(無法動彈?)地活著,從土壤攝取必須的養分,不多也不少。它們活得簡單而強韌。

想到這裡,我突然注意到一件事。

等一下,我這輩子長時間鑽研的專業是什麼?

是料理,也就是「飲食」。

飲食是生命的基礎。

對呀,回到出發點想想看。

我是廚師。那麼何不用「飲食」的力量想想辦法──

既然拒絕了科學的治療,我便不想再藉助藥物等多餘的外力,保持自然最好。我想單純仰賴「飲食」的能量活下去。

雖然不知道虛弱的身體能夠配合到什麼程度,但我打定主意,只追求人類身體原本需要的營養。至少,只要採取體內細胞偏愛的飲食方式,身體一定會往好的方向發展。這還只是個模糊的想法,但我如此相信。

從這時候開始,我把自己的身體當作「實驗台」,尋找藉助「飲食」延續生命的方法。

●書籍簡介

Ffde98352fa2915eaad69a108d762540

奇蹟食療:被醫生宣告必死無疑的我,不靠抗癌藥物活下來的飲食方法がんで余命ゼロと言われた私の死なない食事作者: 神尾哲男譯者: 簡捷出版社:平安文化 出版日期:2018/04/30語言:繁體中文

神尾哲男

1952年生。料理研究家,「料理工房神尾」主任。1974年開始在東京「自由之丘TOP」學習料理,師事法式料理名廚澤部喜次。1976年,擔任池袋「Restaurant Bouchet」料理長;1983年,應聘出任群馬縣前橋市正統法式料理餐廳「餐桌物語」主廚。

2003年被診斷出罹患前列腺癌第四期,他接受手術,並服用荷爾蒙藥物,療程十分痛苦,病情卻完全不見好轉,於是決定借重自己的廚師專業,改以食療法來治病。

在執行飲食療法的過程中,他不斷感受到身體的回饋和變化,不但癌症病況獲得有效控制,原本滿頭白髮的他,也在不知不覺間長出了許多黑髮,甚至即使脊髓的骨頭已被癌細胞掏空,他也能不用拐杖正常走路。

為了將他的飲食方法推廣給社會大眾,2007年他在前橋市開設無負擔養生料理餐廳「Restaurant & Live POCO」,2013年轉而經營倡導健康樂活料理的「料理工房神尾」,皆深獲顧客好評。

2016年透過群眾募資,出版了第一本著作《奇蹟主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