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 Menu

谁建造了美国The Men Who Built America Part3 中英字幕

华尔街大亨:JP·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

“商业信贷的基础不是金钱也不是财产,商业信贷的基础是人格。金钱和其他任何东西都在其次,人格是金钱买不到的。我不信赖的人即使以基督教世界的所有债券作担保,也不能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

——JP·摩根

JP·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和大多数美国早期的富豪不一样,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摩根家族的祖先是最早来到马萨诸塞(Massachusetts)的英国移民。JP·摩根的祖父约瑟夫·摩根(Joseph Morgan),卖掉了马萨诸塞州的农场,来到康乃狄格(Connecticut)的哈特福德(Hartford)定居。约瑟夫最初经营一家小咖啡店,兼卖篮子。一番苦心经营后,他用积攒的钱,盖起了一座旅馆。

一八三五年,约瑟夫投资了一家保险公司。哈特福德是美国保险业的发样地,但当时的保险公司也只有可数的几家。投资就是在股东名册上签名。然后,收取投保者的保险费。没有灾祸时,这是无本生意。但是,不久纽约(New York City)发生了特大火灾。投资者慌张地来到约瑟夫的旅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们自愿放弃自己的股份。约瑟夫和一位合伙人买下了他们的股份,同时派人带上十万美元,去纽约处理赔偿事项。赔偿给公司带来了信誉,约瑟夫把新的投保者的保险费涨了一倍,大赚了一笔。约瑟夫净赚十五万美元,同时保险公司在纽约名声大振。

最早到哈特福德定居的是来自纽约的荷兰后裔。一六三三年,马萨诸塞的英国人,迁移到哈特福德,建立了第一座基督教堂。这些人的政教分离思想在马萨诸塞州受到抵制,他们一到康乃狄格后就草拟了“宪法”。一六三八年,在一棵橡树下,托马斯·霍克(Thomas Hook)牧师完成了“康乃狄格基本法”,康乃狄格州被称为“宪法之州”。一六四零年,康乃狄格成立了第一座公立小学。独立战争时期,哈特福德成了“兵工厂”。一八三零年代,哈特福德的山缪尔·柯特(Samuel Colt)发明了手枪。一八四六年,美墨战争期间,哈特福德接受了联邦政府一千支手枪的订单。从此哈特福德以制造枪炮而闻名。

约瑟夫退休后,出资五万元买下了哈特福德的干菜批发店,开张那一年,JP·摩根二十三岁的父亲吉诺斯·斯宾塞(JS)·摩根(Junius Spencer Morgan),娶了皮尔庞特家的女儿。吉诺斯的岳父是波士顿的牧师,一位热情的诗人,主张废除农奴制和实行社会改革。一八三七年四月十七日,在JS·摩根的住宅里,约翰·皮尔庞特·(JP)摩根呱呱坠地。不久,JS盖起了一幢豪宅,在那里JP有了三个妹妹和一个弟弟。

一八五四年,吉诺斯成了乔治·皮鲍狄(George Peabody)在伦敦一家银行的合伙人,专营美国国债、州债、股票及国外汇兑等项买卖。

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总统执政时,废除了联邦银行制度,仅保留州际银行。由于西部扩张和加州金矿的发现,掀起了大规模的西部移民潮。各州际银行不顾金融秩序,发放大量银行债券,最终导致了经济危机。一八五七年八月,俄亥俄州一家保险公司宣告破产,成了这次经济恐慌的导火线。到了年底,九百多家银行和投资公司相继倒闭,是为“一八五七年经济大恐慌”。

在伦敦金融界有着“美国金融大使”之称的皮鲍狄,得到了罗斯柴尔德(Nathan Mayer Rothschild)的鼎力相助,在英国政府中上下周旋,策动修改了银行法。英国银行贷给了皮鲍狄一百万英镑。钱汇到美国后,压住了华尔街的经济恐慌。

一八五四年,十七岁的JP,身体很差,因为担心伦敦的雾有碍健康,去了瑞士读高中,毕业后进入德国的哥廷根大学(University of Gottingen)深造。哥廷根大学当时是德国及全欧洲最好的大学,德国未来的首相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奥地利首相梅特涅(Klemens Wenzel von Metternich)、伟大的地质学家洪堡(William Humboldt)等都出自哥廷根大学。JP在哥廷根学数学,历史上最伟大的数学家高斯(Johann Karl Friedrich Gauss)曾是哥廷根的教授,哥廷根是当时的数学圣地。JP很有数学天赋,他的教授,想让他留下深造。但被JP一口回绝:“我学数学是为了银行,将来我的银行将控制数学。”

一八五七年,JP从哥廷根毕业后回到美国。夏天,JP在康乃狄格州的邓肯·谢尔曼(Duncan Sherman)家度假时,邂逅了一心想成为歌唱家的咪咪——亚美莉亚·斯塔杰(Amelia Sturges)。咪咪温文尔雅,端庄妩媚,她和邓肯夫妇聊起音乐、美术时,神采飞扬,楚楚动人。JP一见倾心。一次,JP的母亲从伦敦来纽约,邓肯让她带咪咪去欧洲观光。在伦敦,JP的父亲见到了咪咪,也知道了他们的恋情,JP父母答应了这门亲事。

一八五七年下半年,JP加入了华尔街的邓肯·谢尔曼公司,美国豌豆业代理商。JP的父亲JS是合伙人之一。在工作岗位上,摩根展示出了良好的理解力,和实践自身想法的巨大勇气。

在一次前往新奥尔良(New Orleans)购买棉花的贸易中,JP遇到了一船咖啡正在寻求买主,船来自巴西,因为美国买主破产,船长只好自己推销。要是有人出现金,他愿半价出售。JP考虑了一下,买下了这船咖啡,他带着咖啡样品到新奥尔良与邓肯公司有联系的客户那儿推销,同时发电报给纽约总部:“已买下一船廉价咖啡。”总部回电:“立即撤回交易!”JP马上发电给伦敦的父亲。在父亲的默许下,JP用父亲伦敦公司的户头,偿还了挪用邓肯公司的金额。JP还买下了其它船上的咖啡,JP买下这批货不久,巴西咖啡因受寒而减产,价格涨了三倍。JP大赚了一笔,邓肯对他赞不绝口,伦敦的JS对儿子也赞不绝口。

一八六一年十月七日,JP和咪咪举行了婚礼。这是与众不同的婚礼。每个人都从心底里祝福这对新婚夫妇,但现场仍然寂静、哀伤,婚礼犹如葬礼。新娘的父母参加了婚礼,但新郎的双亲却远在伦敦。婚礼先由牧师祷告,随后新郎新娘宣誓永远相爱,交换戒指、拥抱、接吻个过程不到十分钟,但头戴面纱,身穿白色礼服的新娘就因贫血而支持不住了。仪式一结束,新娘就倒在床上。两个女仆连忙替她换下礼服,喂她吃药。新娘面如纸色,如同断了气一般。新郎则在的客厅里,接受亲朋好友的祝贺。这时侯,新娘的母亲,哭着恳求新郎:“无论如何,您也要救救可怜的咪咪!”新郎信誓旦旦:“您放心,我会竭尽全力医好咪咪的病!”婚礼结束,JP换上外套,抱起咪咪,在参加婚礼的亲友们护送下来到布鲁克林码头,搭乘由纽约前往英国的汽船。JP要到阿尔及尔,那个温暖的地方让咪咪疗养一下。尽管咪咪已进入肺结核三期。但甲板上的新婚夫妇,对未来充满撞憬。

当时,内战已经爆发,联邦在布尔战役中失利后,纽约和伦敦的金价和物价都不稳定。邓肯公司变得格外忙碌,但JP毫不关心。在他们前往阿尔及尔度蜜月之前,北军的情形依然十分不利。战局的变化导致了华尔街金融市场的剧烈变化。一心想治好咪咪的JP,顾不上金融市场了,他在阿尔及尔港,为咪咪租下了一家从窗口可以俯瞰地中海的公寓,他们享受着温柔的海风和暖和的阳光。然而,这一切还是无济于事,咪咪的病情每况愈下。他们来到法国尼斯求治。不久又到巴黎。咪咪年轻的生命在巴黎的医院里结束了。葬礼在伦敦举行,距婚礼不到三个月。JP完全变了,他穿一身黑色衣裤,目光冷淡,沉默寡言,喜怒不形于色。

咪咪死后,JP带着一颗破碎的心,由伦墩回纽约。父亲JS从伦敦电告邓肯,希望他能继续和JP合作。但被邓肯拒绝了。JS得知后电告儿子:“不必再和邓肯共事!自己办一家公司!无论多少资本有我撑着。”父亲给了JP最大的支持。在华尔街证券交易所对面的一幢旧房子的二层楼上,JP挂上了一块招牌——摩根公司。从此,JP开始了自己的华尔街生涯。

一七七三年,伦敦证券交易所(London Stock Exchange)成立,这是金融史上最重要事件之一。一七九二年,纽约在华尔街(Wall Street)四十号,成立了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当时只有二十四位经纪人。交易所采取会员制,会员费每年二十美元。新会员入会要负担一笔赞助金。交易所一天开盘一次,只要做成了一笔买卖,就不再开盘了。内战(Civil War)爆发后,战争债券倍受青睐,交易十分红火,交易所身价百倍,很多经纪人想成为会员。为了限制会员席位,交易所将一些新经纪人排斥在会员之外。在皮鲍狄公司纽约分行的推荐下,JP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拥有了一个席位。

对JP来说,这一切都不重要,他只要赚钱。因为内战,金价波动很厉害。战事有利北军,金价就跌;反之,金价就涨;北军战败,金价就暴涨。JP准备秘密买下四、五百万美元的黄金,将其一半汇往伦敦,一半留在纽约。一旦黄金汇往伦墩的消息传出去,查尔斯敦(Charleston)的北军又战败的话,金价定涨,到时候,再把留下的一半抛出去。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买金之事走漏风声后,金价飞涨。JP大赚了一笔。JP的行为遭到了《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严厉指责:“这次金价的暴涨,是把美国人的生命视同儿戏。这些该死的非法者,竟然以林肯总统的武器输入计划为代价去换取非法利益。议会应该赶快建造断头台,将这些家伙斩首示众。”

当时,华盛顿陆军总部的枪械仓库里,有五千支老式的霍尔步枪(Halls Carbines)。这些枪年代久远已无法使用。内战爆发后,枪支奇缺,一位叫亚瑟·伊士曼(Arthur Estman)的商人,与陆军部签定了合同,买下了这批枪。九十天后付款,价格是每支三点五美元。伊士曼到处兜售这种枪。提货的日子快到了,伊士曼还没有足够的顾客,便将合同转给了赛门·史蒂文生(Simon Stevenson)。史蒂文生是JP合伙人克查姆的朋友,他姐姐曾是JP的数学老师。史蒂文生把支票给了伊士曼,得到了提货单。付给陆军部的支票是JP·摩根的。史蒂文生将这批枪运送到了北军弗莱蒙特(John C Fremont)少将手里。开箱一看,发现少了一半。随即一封催款电报就到来了:“若想要剩下的一半,请先支付已收货物款项,每支枪二十二点五元。弗莱蒙特少将称这批枪是“比南军更可怕的武器”。不算这批枪的安全问题给联邦造成的损失,仅在这笔交易上,就让联邦政府损失了近十万美元,而JP再次成为媒体抨击的对象。

史蒂文生向法庭起诉,要求偿还他已交付弗莱蒙特少将枪支的货款,合计五万八千零七十五美元。这场官司把JP和克查姆都牵连了进去。JP中途退出,史蒂文生和克查姆一直到内战结束后的一八六六年才胜诉。

内战期间,JP用了一千美元免去了兵役。

皮鲍狄在金融界取得了很大的成就,退休时,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有意授予他英国贵族爵位和封号,但是,他以自己是美国人为由,婉拒了女王的好意。皮鲍狄没有儿女,退休后,公司按他的继承人吉诺斯·摩根的名字,改为JS·摩根公司。

一八六六年,JP再婚,新娘是律师法兰西丝·崔西(Frances Louisa Tracy)。同年有了长女露易莎(Louisa Pierpont Morgan)。一年后,又有了小JP·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 Jr)。小摩根是JP唯一的儿子。一八七零年,摩根的二女朱丽叶(Juliet Pierpont Morgan)出世。三年后,三女儿安(Anne Morgan)诞生。小摩根后来继承了父业,掌管了摩根公司,并将父亲的基业进一步扩充发展。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从事联邦债券的销售;不久,因哈洛德·斯坦利(Harald Stanley)的加入,公司再度易名,成为闻名至今的摩根·斯坦利公司(Morgan Stanley)。

内战后不久,作为华尔街银行家的JP,把目光投向了铁路,这一时期的铁路营建是美国最热门的事业。当时的美国铁路事业,分东西两大块。东部是三分天下,由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的纽约中央铁路公司(New York Central Railroad)控制新英格兰(New England)的铁路系统、杰伊·古尔德(Jay Gould)的伊利铁路公司(Erie Railroad)控制中西部的铁路系统、其余的由宾夕法尼亚铁路公司(Pennsylvania Railroad)控制。西部的铁路系统则由斯坦福(Leland Stanford)等人的联邦太平洋铁路公司(Federal Pacific Railroad)控制。

JP·摩根要在华尔街的铁路市场占一席之地,最大的对手是古尔德。古尔德是华尔街老手,尽管他年纪轻轻,但他在股票市场上有着杀遍华尔街无敌手的记录。三十三岁就因和范德比尔特争夺伊利铁路公司的控制权而名声大噪。此人长相奇特,短头,留着又硬又密的络腮胡子。古尔德的祖先于一六四七年由英格兰移民至康涅狄格州,而他是一个道地的纽约人。少年古尔德,因迫于生计曾在一家杂货店当学徒,他省吃俭用积攒了五千美元后,来到了纽约。刚到纽约时,古尔德在一家皮草行干,他竟然瞒着老板,用皮草行的钱去买国债及股票。后来,古尔德因投资华盛顿铁路公司及伊利铁路公司,成为华尔街巨富之一。古尔德曾联合华尔街另一大亨费斯克(James Fisk),合击铁路大王范德比尔特。最后迫使范德比尔特放弃了掌控伊利铁路公司大权的企图,造成了美国东部铁路的三分天下。古尔德是一位坚韧、冷静、不达目的永不放弃的人。

古尔德在击败了范德比尔特后,合伙人费斯克又被情杀,伊利铁路就完全控制在古尔德手里了。这时侯,古尔德着手收买阿尔巴尼——平汉顿铁路(Albany——Binhanton Railroad)的股票,想以此来威胁已被JP控制的纽约中央铁路。JP得到消息后,立即插手进来,很快他就拥有了阿尔巴尼——平汉顿铁路二分之一强的股票。但古尔德仍然不放弃对公司的控制权。冲突不断升级,最后演变成了一场美国商业史上有名的武斗。

JP组织人马,占领了铁路起点阿尔巴尼,古尔德闻讯占领了终点平汉顿。JP称自己是铁路的合法主人,全路必须听他的。为了行使权力,JP从阿尔巴尼开出了一列装有五百人的火车,他亲自在车上压阵。古尔德也不示弱,也从平汉顿开出了一列装有五百人的火车,同时命令全线放行。古尔德患有肺结核,无法亲自上阵。

两列火车行至哈里斯(Harris)桥附近,听到了对方的汽笛。这时,JP车上的列车长请求把他们坐的车箱卸下来,JP说不必。列车长胆小,私自卸了下车箱。十秒钟内,两列火车相撞。古尔德的五百人,非死即伤,无人幸免。而JP车上的人,伤亡不到二百人。原来,JP事先算好,选了一辆马力最大的机车,他还算出了最后一节车箱所受的冲击力最小,车箱里设置了沙发,大大减小了冲击力。战胜古尔德后,JP去了法国度假。这期间,华尔街又杀出了一位名叫爱德华·哈里曼(Edward H Harriman)的人,险些动摇了JP的根基。

哈里曼也是靠铁路发的家,他曾到中国劝说清王朝,由他在中国建一条从广州到中俄边境的铁路。中俄两国政府都被说动了。要动工时,英法两国得到消息,向中国政府抗义,哈里曼的计划告吹。

哈里曼回美国后,很快就取得了联邦太平洋铁路的控制权。然后,哈里曼又想把手伸向白林顿铁路(Burlington Railroad),这是一条有战略意义的小铁路。但是,这条铁路属于JP的北太平洋铁路公司(Northern Pacific Railroad System)。要控制白林顿铁路,就必须控制北太平洋铁路。哈里曼趁JP不在国内,发起闪电战,大量收购北太股票。几天内,哈里曼购进了三十七万普通股和四十二万优先股。哈里曼在优先股中占有绝对多数,但美国的公司法规定,普通股起决定作用,他还差四万股。

北太的主管是前法官葛雷(Elbert “Judge” Gary)。葛雷注意到北太股票从一百元猛增至一百八十六元。他深感不安,立即向JP请示。JP复电葛雷,不惜一切代价购进十五万股北太股票,同时让葛雷调查对手是谁。葛雷很快查出了是哈里曼和库恩罗比银行在作怪,库恩罗比银行和摩根公司有业务往来,葛雷以此为要挟要库恩罗比银行停止收购北太股票。

库恩罗比银行只是听从哈里曼的指挥在卖进北太股票,在葛雷求下,库恩罗比银行停止了收购北太股票。在这关键时刻,哈里曼得了阑尾炎,进了医院,医生正要开刀,但哈里曼坚持要给库恩罗比银行打个电话,否则宁死不上麻药。医生只得把他抬到电话室,哈里曼在电话里要求库恩罗比银行补足四万股。等手术一完,哈里曼就吵着要去库恩罗比银行,医生没办法,只得在第二天把他抬到库恩罗比银行。但此时,库恩罗比银行已得到葛雷的警告,停止卖进北太股票了。哈里曼大怒,要求立即补进,行长说行情已致每股一千元,如合补进?哈里曼说。再贵也要补进。行长拒绝以银行去押宝。哈里曼见此局面,只得罢手认输。

现代投资银行业是在JP手中最后成熟的。内战中,林肯政府为了募集军费发行了大量国债,杰伊·科克(Jay Cooke)是独家承揽债券的业主,他联合了伦敦的两家银行,消化了这些债券。内战时期,科克称职地扮演了一个投资银行家的角色。投资银行的鼻祖非科克莫属。无论是发行国债,或是为铁路、运河事业等发行公司债券,对科克来说,跟他自己发行没有两样。他利用这些债券,在承购人和发行者之间协调、交涉,并赚取手续费。当时的手续费为百分之一或更高。在美国金融史上,商业银行是以自己的资本或客户的存款作本投资;而投资银行则是接受国债、公司债券、股票购买者的委托,代购债券。开始时,因为没有买主,他们只得以身试“债”,自己承担风险,先行购入债券。虽然,科克有过公司,但正式成立国际性联盟组织的则是JS和JP父子两人。这种国际性联盟组织经营国债、公司债及股票。为了分摊风险,将各投资银行承购的国债、公司债券或股份,统一核算。至此,商业银行及投资银行正式“分道扬镳”,它们沿着两条不同的业务方向发展。商业银行拿客户存款和自有资本购买国债、公司债或企业股票;投资银行则代理顾客承购各种债券,同时自己承担一定的风险。投资银行无论是风险性还是投机性都大于商业银行。

在联系投资者和铁路建设的关系上,没人比JP更能满足双方及自身利益了。他的名字在大西洋两岸无人不知。一八七九年,JP为威廉·范德比尔特(William Vanderbilt)的纽约中心铁路公司筹集了一百八十万美元,该业务为JP获得了可观的收入。JP不满足于只赚现金,他保留了在纽约中央铁路公司董事会的席位。它使JP能保持他对铁路的影响力。JP虚心学习业务知识。一八八零年,JP成了美国的铁路专家,凭借他的专业技能和金融力量,他被公认为是美国主要铁路干线的仲裁者。和同时代的其他大资本家一样,JP觉察到过度竞争的危害性。他认为,过度竞争会降低效率,削弱规模经济的发展并浪费资源。铁路业尤为如此。JP决心终止这种无谓而又有破坏性的竞争。他促成了各大铁路公司停止了这种恶性竞争。

章鱼摩根

一八八九年二月,JP在纽约麦迪逊大街二百十九号,召开了一个由美、英、法等投资银行代表,和全国主要铁路所有人参加的圆桌会议。古尔德也接受了JP的邀请。美国历史学家将JP的这次会议称为“历史性的摩根会议”。此后,美国的铁路及金融的经营都“摩根化”了。此前,有人有过“铁路大联盟”的构想,石油大王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最想这么干,但都没有成功。当时美国最重要的运输体系是铁路。要形成企业联合,必须投入巨资,使铁路现代化。因此,铁路公司也越来越依赖于投资银行。而摩根化体制的投资银行正好顺应潮流,因此,投资银行家们愈来愈受青睐。这种摩根化体制的投资银行,脱离了海盗式经营方式,他们参与企业经营,是美国现代资本主义的开端。用JP的话来说就是“政府和法律做不到的事,让钱来做!”《纽约时报》对会议做了如下报道:“据称,这次秘密会议是因应去年的《州际通商法》召开的。但事实却不然,其实这是投资银行家商议促成铁路企业联合的阴谋会议。纽约的投资银行家在会议中赢得了胜利,四大铁路及芝加哥(Chicago)、圣路易斯(Saint Louis)以西新兴铁路的所有公司则惨遭失败。此后,自我毁灭式的减价竞争将全面停止,投资银行家将成为那些面临倒闭关门却仍然互不相让的铁路公司的主人。”

自林肯(Abraham Lincoln)政府以后,历经格兰特(US Grant)、海斯(Rutherford B Hayes)、加菲尔德(James A Garfield)、亚瑟(Chester A Arthur)四位总统,历时二十年的共和党政权。他们的政策以小联邦政府、州权中心、尊重自由等为原则,同时保护大企业,使美国的产业基础稳如泰山。然而,一八八四年当选的民主党总统格鲁夫·克利夫兰(Grover Cleveland),订立了《州际通商法》(The Interstate Commerce Act of 1887),它禁止在铁路运输中用“回扣”来招揽大客户,迫使铁路公司公平对待大小客户。这也是民主党人试图改变二十多年来共和党人以州政治为中心的政治原则,竭力从州政府手中追回联邦政府的权限的一个举动。

《州际通商法》实施后,各州铁路公司叫苦连天,他们如今必须接受直属于联邦政府的州际通商委员会的监察,并由联邦法院揭发其不法行为。该项法令是一项民主党式的政策,考虑的是工人和农民的利益。当这项法律提到议会时,遭到一片反对声,首先发难的就是JP,他说“没人会遵守这项法律!”一八八七年,国会通过了这一法案。JP在麦迪逊大街的圆桌会议及银行联盟“圆桌会议集团”,就是针对《州际通商法》的。

一八九零年,国会又通过了共和党参议员谢尔曼(John Sherman)提出的《谢尔曼法》(The Sherman Anti-Trust Act of 1890)。根据宪法授予国会的管制州际商务的权力,该法规定任何限制州际商务和对外贸易的垄断和阴谋垄断的契约、行为和联盟都是违法的。谢尔曼担心,如果不控制垄断,美国最终会出现“一个控制一切生产的托拉斯和一个决定一切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主人”。这一法律宗旨是:维护市场的公平竞争。

尽管在一八九零年代,JP在美国大多数地区恶名昭著,但他在美国金融界老大的地位也越来越稳固了。

一八九三年,格鲁夫·克利夫兰宣誓第二次就任总统的前几天,美国一家主要铁路公司倒闭,接着又一家大型公司破产,这些事件引发了股票市场上的疯狂抛售。短短几个月内,八千家企业倒闭,四百家银行关门,一百多万工人失业。农产品价格跌至历史最低点,数以百万计的农民因无力还债而出让农田。

专家们对美国这次经济衰退提出了不同的理由。有人说,经济衰退是因为股票市场的股东们掠夺农民和他们的土地造成的;有人说,经济衰退是因为工业严重生产过剩引起的;还有人认为,经济衰退是政府的货币政策造成的。长期以来,美国采用金银作为货币,纸币只是代表国家金银的拥有量。银价直接与金价挂钩,十九世纪初,美国的金银比价为十五比一,这一比价直到一八六零年都没改变。但此后,由于在美国西部发现了大型银矿,大量的白银开采引起了银价下跌。一八七一年,德国不再使用银币,只用金币。其他欧洲国家也效仿德国,放弃了银币。美国也采取了这种做法,一八七三年,国会通过了停止将白银作为货币的法律。

西部白银生产者表示反对,他们向国会议员们施加巨大压力,以求改变该法。五年后,国会通过了一项妥协法案。妥协法案规定,政府可以发行少量银币,政府每月采购二百万美元的白银。十二年后,本杰明·哈里森(Benjamin Harrison)的总统任期内,国会通过了新的白银采购法。该法规定,政府每月必须采购四百五十万盎司白银,财政部用新发行的,可以直接兑换白银和黄金的纸币购买白银。

新的白银采购法大大地增加了银币使用量。于是,在货币问题上形成了两派。工商业和银行业主们希望采用金本位,他们认为,金本位能够确保美元与其他国家的货币相比处于高位。使用银币,会使美元贬值。农民、工人和其他行业的人士则希望用银本位,他们还希望不要限制发行银币。他们认为,要是没有银币,美国的货币供应就太少了,金价将进一步提高,于是,借钱的人会受到损害。克利夫兰总统赞成金本位,他认为,美国应该和其他国家一样使用金币。克利夫兰总统确信,一八九零年的白银采购法是引起经济衰退的原因,他认为这部法案引起了工商界和投资者对政府货币政策的不信任,他们担心由于大量银币的投入,会使他们手中的货币贬值。投资者开始抛售手中的货币,银行家要求债务人还债。但他们只要黄金。他们用手中的美元和银币去兑换政府的黄金。一八九零年,通过白银采购法时,美国政府拥有二亿九千万美元的黄金,两年后,由于人们大量兑换,政府只剩下一半的黄金了。这时,英国投资商也开始从美国市场抽走资金,这一切,引起了华尔街的恐慌。股价暴跌,银行破产。克利夫兰政府最担心的是动摇美元的金本位。在古尔德时代,美国黄金储备充足,投资商对美元充满信心。当时公认的最低黄金储备不得低于一亿美元。黄金储备在此之上,政府就是可信的;低于它,大多数的美元就会兑换成硬通货。

克利夫兰认为,唯一的办法就是撤销白银采购法,然后,政府停止采购白银,回到金本位上来。但此时国会正在休会,几个月后才能复会。克利夫兰没时间等了,他认为目前的问题非常严重,他呼吁召开国会特别会议。国会特别会议上,众议院通过了克利夫兰总统的建议,取消了白银采购法。参议院也通过了总统的建议。美国开始完全实行金本位制。这之后,所有人都在等待美国经济的改善。但结果却并非如此。更多的企业倒闭,更多的工人失业,数以百万计的人离家外出找工作。

一八九五年一月,美国黄金储备缩减至一亿美元。一月份的第三个星期,总统和他的顾问认为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但到了月底,恐慌的投机者使美元储备从一亿美元直线下降。到了一月二十八日早晨,美国的黄金储备跌到了五千八百万美元。星期一,四百万美元的黄金储备消失;星期二,三百万美元的黄金储备消失;星期三,四百万美元的黄金储备消失。克利夫兰总统坐不住了。如果没人帮助制止黄金储备的减少,美元的信用将荡然无存。要是政府不能使黄金储备回到安全线上,国家经济将发生无法预料的变化,恐慌可能会导致革命。克利夫兰总统只得向JP求助,要其帮助联邦政府摆脱内战以来最严重的财政危机。

在社会舆论的抨击下,克利夫兰总统派副财长威廉·科蒂斯(William Curtis)向JP请教。JP说,政府应同他的银行联盟订一份合同,银行联盟负责销售五千万美元的国债;要是效果好的话,再加五千万美元。合同必须严格保密,售完后才能公开。总统对JP的提议没有立即答复。期间,科蒂斯会晤摩根的消息泄露了出去,数小时之内华尔街就掀起了JP将插手黄金储备的传言。债券和股票市场积极响应,黄金储备狂泻的势头有所减缓。

克利夫兰总统一度想自己来解决问题:根据JP将要插手的传言。JP看出了克利夫兰总统心中的想法,断定总统在利用他。在形势可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变好的情况下,却不能从中获利,对JP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好事。JP决定主动采取措施。他亲自来到华盛顿,要求会见总统,遭到拒绝。总统让前来接车的财长约翰·卡利斯(John G Carlisle)告诉JP:总统不会见他。JP说:“我会在阿灵顿旅馆,等总统来请我。”

当天夜里,JP在房间里一个人玩牌。一个电话从白宫打来,克利夫兰总统要在第二天见他。

第二天早饭后,JP缓步走进白宫,来到二楼的总统起居室,气氛很紧张,助手们一直在报道纽约和欧洲市场的情况。总统仍寄希望于形势好转,他告诉JP他反对和银行联盟合作。美国财政部将公开发行债券以解决目前的问题。JP对总统表示公开发行的方案将会失败,黄金储备的流失会重新抬头。JP认为公开发行公债的时间太长,政府在得到输入资本之前就已破产了。此外,JP还认为,对于欧洲投资者来说,公债不足以维系他们的信心。而欧洲信任摩根公司及其银行联盟。JP提醒总统注意先前关于JP拯救美元传言的巨大影响。总统向JP提出了一大堆问题。总统不仅要JP完成政府未能做到的事,还要JP保证成功并达到预期结果。JP毫不犹豫地说:“是的,总统阁下。只要银行联盟存在,我保证能成功。”JP的决断改变了总统的看法。“我打消了疑虑。”总统后来说,“我发现,我在同一个有大型商务经验并且极具洞察力的人合作。”克利夫兰总统还说,JP的“清晰视角和具有远见的爱国主义”极大地感染了他。接下来几天的事件巩固了总统对JP能力的评价,即使很多观察家对这位金融家的爱国主义提出了质疑。但当JP与总统谈判的消息公布后,美元压力减小了,黄金开始回流。

政界中没有人感谢JP,因为他从发行公债中得到了巨大收益,政府将债券以一百零四元/百元的价格卖给了摩根公司,这些债券迅速升至一百二十四元/百元。代表大众的议员威廉·布莱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对此提出质疑,进行了调查。密西西比的乔治·维斯特(George Webster)议员要求JP回答这个问题:“你在这宗公平交易中得到了多少利润?”JP拒绝表态,他说:“债券已成了我的私人财产,与他人无关。我对私人财产的处置拒绝表态。”JP不顾议会的努力,对在拯救国家经济的过程中的盈利保持沉默。人们推测JP赚进了一千二百万元左右。无论回报多少,JP都认为,这是自己为捍卫政府信用得到的公平报酬。JP相信没人能取得他的成就,毫无疑问他是对的。不久,总统问JP:“你怎么知道你能同欧洲达成协议?”“我只是通知他们而已。”JP说,“我告诉他们,援救对维持公共信用和产业稳定是必要的,他们就做了。”

JP的声望与权势在财政危机后上升到了顶点,他已不用去寻找商机了;商机会来找他。JP曾访问罗马教皇,传说教皇曾对人说:“真遗憾,我没有就我们的财务向摩根先生咨询!”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JP决定向安德鲁·卡耐基(Andrew Carnegie)进攻。当卡耐基作出了针对对手的计划后,JP决定停止进攻。JP不想再挑起象铁路战争那样的大战了。在路易斯·卡耐基(Louise Whitfield Carnegie)和查利·舒瓦伯(Charles M Schwab)的帮助下,他将卡耐基买断。一个巨型企业——美国钢铁(United States Steel Corporation)诞生了,它拥有十四亿美元,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联合企业。

钢铁交易为JP赢得了更大的声誉。这种声誉对JP很重要。布莱恩的报纸,《普通人》(Commoner)就JP的一句话“美国对我太好了”,评论道:“什么时候摩根先生不喜欢美国了,他就会把它还给我们。”JP为了声名也付出过惨重的代价。

一九零一年,JP成立了北方证券公司(Northern Securities Corporation),效仿钢铁债券对钢铁工业的作用,用于维护美国北部地区铁路事业的利益,使竞争驱于稳定和利润。正因为JP是北方证券公司的幕后操纵者,西奥多·罗斯福总统(Theodore Roosevelt)一开始才没有对它开刀。JP的名声是如此之大,以至于新总统和任何一个政治家对他都无法忽视。

北方证券的出现,标志着美国的企业垄断达到了颠峰。物极必反,铁路公司通过北方证券在华尔街的作为引起了政府的不安。罗斯福总统意识到,北方证券可能会控制全美的铁路,最后成为美国经济的桎梏。要是这一切成真的话,社会财富将加速集中到大资本家手中。这将摧毁美国人最珍视的机会均等、公平竞争的价值观。

一九零二年二月十九日,联邦司法部长诺克斯(Philander Knox)宣布:北方证券违反了《谢尔曼法》,美国政府将调查并控告北方证券。此言一出,华尔街顿时哗然,股市应声而下。

像对付克利夫兰总统一样,JP决定通过访问罗斯福总统来解决与政府的冲突。JP对罗斯福直奔主题:“如果我们做错了,就派你的人来监督我们,让他们联合起来。”“我不想与你们联合,”罗斯福反驳道,“我们只想制止它。”JP不悦于总统的口气,“你决定拿我的利益——钢铁联合体和其他垄断组织开刀吗?”“当然不是,”罗斯福答道,“除非我们发现他们做出了与我们标准相悖的事。”

对北方证券的诉讼最后达到了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指出反垄断法适用于任何企业联合或联合企图,因为企业联合会消除竞争,导致对贸易和商务的限制。针对反垄断法损害契约自由的论点,最高法院指出,宪法对契约自由的保证,并不禁止国会为那些从事州际贸易和国际贸易的公司制订自由竞争的规则。……国会有权通过反垄断法。最高法院还指出,契约自由并不意味着一个公司拥有蔑视国家意愿的自由,正常情况下,国会法律的实施不会伤害到个人争取和保有财产的自然权利,这一权利的运用必须有法律的管制。最高法院宣布,新泽西州给予北方证券的营业特许妨碍了国会行使其管制州际商务的宪法权力,因此无效,北方证券公司必须解散。

最高法院的判决维护了自由、公平的竞争原则,垄断企业的黄金时光从此结束。尽管,垄断问题不可能一劳永逸地解决,但联邦政府终于建立了对大公司的监管。后来,国会通过了新的反垄断法,建立了反垄断机构,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的反垄断局。这一切确立了一个新的信念:像政府的权力会导致政治腐败一样,工商界的权力也会导致经济腐败——垄断。政府有责任维护自由竞争的市场秩序。

北方证券案的结果令罗斯福很高兴,他决定继续反对“罪恶的富人”和“无所不能的财阀”。JP对罗斯福的目标心存不快,这意味着总统要重新确立政治对商业的优势地位。对JP来说,这即使不是灾难,也是未来发展的绊脚石。

一九零七年的一段时间内,形势一度很严峻。一场金融恐慌袭击了华尔街,出现了类似十年前的局面。但最终得到救治——罗斯福仿效克利夫兰在一八九零年代的做法,向JP求助。一个JP领导的垄断组织组织了一批流动资金注入市场,市场重趋稳定。和上次一样,JP得到了回报,美元的信誉同克利夫兰财政恐慌后一样得到了恢复。事件并未引起太大反应,却促使七十岁的JP不再关心商业活动了,他更多地关注娱乐活动和艺术收藏。

JP在抑制经济恐慌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同时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合伙人乔治·W·帕金斯(George W Perkins)说“在我所了解的历史中,没有一个人比摩根先生更机智勇敢了。”曾经严厉地批判那些“拥有巨大财富的犯罪分子”的罗斯福总统,也毫不吝啬地赞美他“这些具有传统美德的商人,在这场危机中的表现,充满了智慧和公众精神。”

一九零七年的经济恐慌刚开始就被抑制住了,没像以前的恐慌那样导致经济衰退。经济很快就繁荣起来了。这次恐慌带来了一个正面结果:国家在紧急情况下只能求助于私人银行这样的一个严酷的事实,让那些中央银行最坚定的反对者也认识到,现代经济体系的运转再也离不开中央银行了。这个国家从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那里继承的最不幸的遗产,在给这个国家百年来不时带来深重灾难之后,终于被抛弃了。六年后,被称作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的中央银行建立了起来。全国共建立了十二家分行,分布在全美的主要城市里。尽管,新成立的联邦储备银行覆盖的范围和能做的事在当时很有限,但是,联邦储备银行对美国经济的指导,意义非凡。

一九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国会立法批准成立联邦储备银行,这一年,成了美国金融史的分水岭。

一九一二年,在国会特邀JP就近期华尔街金融市场波动进行评论时。JP发誓:“如果我再讨论超出我私人事务范围以外的事,我宁可进监狱。”两天的会晤中,JP拒绝回答任何在他看来超出公共、私人事务界限的事务。这一经历让JP有了离开美国的想法,于是他赴欧洲度长假。一九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JP病逝于罗马,享年七十六岁。此时的摩根集团拥有七百四十亿美元的总资本,相当于美国所有企业资本的四分之一。

JP去世的消息公布后的十二个小时内,三千六百九十八份电报从世界各地涌来,这些电报来自国王、教皇、艺术商人、银行家和实业家。只有皇室主要成员的去世才能同时获的社会名流和平民百姓的共同关注和哀悼。当人们发现他所有的财产只有六千八百三十万美元时,所有的人都震惊了。约翰·D·洛克菲勒公开说,这点财产连富人都称不上。

JP出生于豪富之家,他的摩根公司是美国最大的银行,也曾充当了多年的美国中央银行。但就JP而言,让美国的经济合理化更为重要,JP在致力于让美国的经济合理化的过程中积累起来的影响力远超过金钱所能带来的影响力。JP去世后,再也没有一个普通美国公民能有JP那样大的权力和影响力了。

对JP最尖锐的批评者也承认,JP是货币游戏之王。从美国建国到JP生活的时代。美国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了第三阶段。殖民主义和早期独立的重商主义早已让步于内战后的工业资本主义;工业资本主义在JP手里已让步于金融资本主义。美国企业发展得如此巨大,以至于自此以后很少有企业能迅速成长,剩下的企业不得不从金融市场上寻求资本。从铁路开始,到二十世纪初,几乎所有的行业都是如此。JP在求学期间,就显露出了对经济理解的天赋,这给他在哥廷根的数学教授留下深刻印象。JP将这一能力用于分析不同行业的生产要素。JP对铁路业的理解同范德比尔特一样出色,对钢铁业的理解同卡耐基一样好,而对政府财政的了解远胜于格鲁夫·克利夫兰。JP认为通向成功的必要因素是他判断人性格的能力。在一个经济联系日益超越个人化的时代,JP坚持洞悉有商务往来的人的性格。通过仔细、认真的观察,JP掌握了这些人具备什么技巧;通过更认真、更仔细的分析,JP能了解他们的性格。JP这样阐释自己的商业哲学:在寻找商业合作伙伴的时候,他“首先考虑的是合伙者的性格”。一位对此感到吃惊的听众曾问道,这一原则对所有人都适用吗?JP答道:“一个我不信任的人,不可能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相反,成功的大门永远为品格正直的人敞开。“据我所知,我曾经给一个步入我办公室的人签署过一百万美元的支票,而他其实身无分文。”

对那些坚信像JP这样有钱有势的人是世界上最坏的一类的人来说,这些话是值得怀疑的。但JP是真诚的,而且他有证据证明他的思想观点。JP没有虚伪地假装是人道主义驱使他支付出这些毫无利益的贷款,他希望在自己所有的商业活动中盈利,他的确做到了这一点。

JP所信任的人为他带来了他人难以获取的收益:JP为任何有价值的目标提供充足的资金,而摩根集团印章的作用,是美国乃至世界金融机构中无人能及的。尤其是在一个非个人化的时代,这对于获取成功是至关重要的。摩根公司的服务向来以昂贵著称,但那些获得服务的人,得到了与费用相称的收益。

在世界历史上,很少有地方能像内战后的美国那样为那些天才们提供如此开阔的空间。在美国,没有哪个领域能像商业那样为他们提供无穷的机遇。美国有与众不同的制造业文化,有对创新企业家的尊崇,有对“进步”的迷恋,以及对新事物的热情渴望,这一切都是独一无二的。

世纪之交,众多大公司的崛起使得这一时期被冠以“摩根时代”,因为在美国的长期强劲增长正在耗尽能量的时候,是他对其进行了控制,他也帮助放慢了经济增长的速度。古尔德去世后,JP通过并购组建了美国钢铁公司,从而让卡内基退出钢铁行业。藉此,JP创造出了一个有序的市场和“限制价格”。美国钢铁公司是大规模公司合并的典型范例,美国的很多公司都逐步被JP控制。

七十五年后,在经历了来自日本和其他国家的攻击后,美国公司才认识到他们对这些十九世纪的大亨们、美国这个工业超级强国的奠基者们所遗留下来的资本的依赖程度有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