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 Menu

李怡:美国秩序的强大根基是信仰和神明

一、美国秩序的根基

过去几个世纪以来,有不少大国,勃然兴起,但也迅速衰落。论幅员广阔,资源丰富,许多国家不输于美国,如俄罗斯、加拿大、澳洲、中国、印度,但都不能像美国那样吸引全球人才和持续强大。原因何在?美国究竟有什么其他国家所不及的优越之处?

很多人会说是美国的制度。但制度也需要人去运作,而美国是世界各地移民建立的国家。来自全世界的人,能够在一种秩序之下发挥个人的潜能,这才是美国持久成功的关键。

那么这是怎样的秩序?1974年,尼克逊不光彩地辞去总统职务,越南战争正走向灾难性的结局,大学正从学问的殿堂堕落成疯人院……,在这样的危机时刻,美国政治理论家罗素•柯克(Russell Kirk)出版了一本书《美国秩序的根基》,揭开了美国持续成功的秘密:它的强大不是来自其丰富的自然资源、优越的地理环境、发达的教育和科技、强大的国防、高素质的民众,而是来自建立在古老又文明的传统根基之上的美国秩序。

许多人认为,美国是只有200多年历史的新兴国家,是现代的、科学的、世俗的,但柯克从对西方政治思想与宗教思想史的梳理中,认为美国基于悠久历史的基督教和自由主义的思想传统中建立的体制,是美国得以长期保持自由与繁荣,长期维系和谐高速发展的力量之源。换言之,美国秩序就是在保守传统中的充份自由。

美国秩序的思想根源,来自四个古老城市:耶路撒冷、雅典、罗马和伦敦。耶路撒冷的信仰和伦理、雅典的理性与荣耀、罗马的美德与力量、伦敦的法律与市场,四个城市的传统价值融汇到美国秩序之中。

美国的政治首都是华盛顿特区,但耶路撒冷是美国的精神首都。美国秩序不是起源于西欧,而是起源于旧约圣经,起源于耶路撒冷。圣殿山上的神明才是美国秩序的首席作者。希伯来人的这一秩序经过很多世纪传到美利坚合众国的手中,上帝的律法依旧是秩序的源泉。摩西颁布十诫启示了超验秩序的原理,正是美国秩序的神明根基。美国的开国元勋们把旧约圣经的神明意图变成了现实。

美国秩序建立在人们普遍相信神明是宇宙最高主宰的基础上。邦国的秩序有两个层面。一个是灵魂与信仰深处的内在秩序,也叫灵魂秩序;一个是政治与社会的外在秩序。内在秩序决定外在秩序。美国人的灵魂秩序端赖从耶路撒冷而来的神明秩序,这是人民心灵的永恒城堡。有此永恒城堡,内心就有了俯视现实流变的定力。心中是永恒,眼前是流变,而且一定是向那永恒秩序的流变。这才是真正的制度自信。

无神论的国家,不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的人民,不可能建立这样稳定的秩序。

二、永恒的必定是古老的

作为美国秩序思想根源的第二个古老城市是希腊的雅典。雅典创设民主制度,但盛世未超过50年。美国的开国元勋们不是扬弃民主,而是要吸取雅典民主所提供的负面教训,希望找到更持久的实行民主的道路。

构成美国秩序的第三个城市,是古罗马。民主起源于雅典,共和则起源于罗马。共和的本质是政权的公有,是公天下,其对立面是一人独大或一党独大的私天下。相对于专政依靠武力的统治,共和的统治依靠和平手段。专政权力的特点是暗斗,共和权力的特点是明争。

美国参、众两院所在的国会山(Capitol Hill),这个称呼取自古罗马的Capitoline Hill,是古罗马政治权力中心元老院所在。古罗马的公民精神与公民美德,信仰上的虔诚,诗歌与雄辩,法律传统与政治制度等等,深度影响美国秩序的建立。

对美国秩序构成最直接影响的是第四个城市——伦敦。

为什么美国独立战争会出现这么多杰出的、被后世视为典范的开国元勋?因为独立战争的对手是英国,对抗英国不但要在武力上战胜它,更要在道德、理念上不输于它。你的对手强,你也会强;你的对手烂,即使你赢了他,你也好不到哪里。

美国对英国的秩序一脉相承。继承了以个人自由、财产权、普通法、大宪章、代议制政府等为特征的盎格鲁‧撒克逊自由传统。此外还有重要性被低估的英语语言、自由市场经济、英国的传统、习俗、民风、观念。

其中最主要、最根本的,就是英国《自由大宪章》所确立的“法在王上、王在法下”的法治传统。《大宪章》确立“法律之下的自由”,是全人类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不偏不倚、一视同仁的法律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法理不只是由国王与议会创制,而且是他们权力的来源。

美国《独立宣言》与宪法再现了《大宪章》的精华。美国宪法是一部保守主义的宪法,它保守《大宪章》的自由传统,继承《大宪章》的法治原则。

美国秩序是人类漫长优秀传统的集大成者。永恒的必定是古老的。耶路撒冷启示了秩序的奥秘与原理,雅典贡献了民主精神,罗马贡献了共和政体,伦敦则贡献了法治、语言、习俗、传统与盎格鲁传承。没有这些传统,就没有后来的美国秩序。在这种意义上,美国的秩序在性质上是保守的。

在许多人印象中,美国秩序是进化的、世俗的、科学的、现代的、民主的。事实上,美国秩序是神明的、宗教的、道德的、古老的、共和的。印象中,美国是各国的现代化楷模;事实是,美国是古老智慧之树的新枝。

很多人认为,美国秩序是欧洲启蒙运动结出的果实,但柯克认为,美国秩序的永恒之道,蕴藏在美国和西方文明的三千年传统之中。美国革命所要建立的,是基于古老事物与古老原理的新秩序。

《美国秩序的根基》的结尾,作者说:“在上帝的良辰吉日,可能有人会以审慎与爱心更新与改善这一秩序的结构。”这句话意味美国秩序并非完美。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秩序,基于人性的丑恶,任何人类社会中也到处藏着魔鬼。维护美国秩序的保守主义者认为,在熟悉的魔鬼和陌生的魔鬼之间,宁可选择前者,而一定要拒绝后者。